從本案例看侵占罪與盜竊罪的區別

案例:

欢乐斗地主残局简单攻略 www.jivqi.com     張某系貴港某有限公司的應聘工人,一日,張某到隔壁辦公室打掃衛生,發現辦公桌下有一張存折,張某撿起存折,接著去另一辦公室接電話。接完電話在上廁所的路上,張某掏出存折看,方知道是同事鄭某的活期存折,存款額為20000元?;氐槳旃液?,張某將存折鎖到自己的抽屜里,沒有聲張。當天下午,鄭某找到張某問是否見到她丟失的存折時,張某稱:“在接電話時,把存折扔到桌子上,不知被誰拿走了?!奔柑旌?,張某持此存折到儲蓄所取走現金20000元,并到另一儲蓄所把提出的錢款存入自己的名下。

    對于本案中張某的行為構成了何種犯罪?有二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本案中張某的行為構成侵占罪,因為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將代為保管的他人財物,或者合法持有的他人遺忘物、埋藏物非法據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行為。本案中張某在辦公桌下撿到存折后,不是還給失主,而是鎖到自己的抽屜里,明顯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將他人遺忘物據為己有,符合侵占罪的構成要件。第二種觀點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因為其行為構成盜竊罪的構成要件。理由如下:鄭某存有20000元的銀行存折確實是鄭某離開辦公室時掉在自己的辦公桌下的,但并沒有達到失去控制的程度。例如不慎將錢包掉在自家的院子里,乙來竄門時發現地上有錢包,悄悄塞入自己的口袋,也不能視為侵占拾得物,而應當視為盜竊。本案張某所謂“撿拾”的存折不屬于遺忘物,因為辦公室不同于公共場所,工作人員相對固定的,且工作人員之間相互熟悉,應是內部場所。物品無論是放在辦公室還是放在桌下,都沒有離開主人的控制范圍。在本案中,鄭某的存折雖然掉在辦公室桌下,但從該財物所處的時間與空間來分析,都不能認為已經喪失了對財物的控制。犯罪嫌疑人張某趁打掃該辦公室衛生之機,將掉落在辦公室桌下的財物隱匿并非法據為己有,不是侵占遺忘物,其行為符合盜竊罪的特征,應以盜竊罪論處。

    筆者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侵占罪。本案準確定性的關鍵是正確區分盜竊罪與侵占罪。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侵占罪則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將代為保管的他人財物,或者合法持有的他人遺忘物、埋藏物非法據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行為。兩者的共同點是都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的手段均可用秘密的方式,侵害的對象是自己無所有權的公私財物,且均是故意的行為。而兩罪的不同點則是盜竊罪中行為人對所竊取的公私財物不具有合法的占有權或使用權,即行為人在盜竊之前并不合法控制或持有該物。而侵占罪則是行為人侵占的財物是行為人業已合法持有的,亦即在行為人的合法控制之下的財物。

    “合法持有”是指以合法的方式,取得對他人財物的暫時的占有權,但無處分權,即持有人不享有所有權。持有人將他物“變合法持有為非法所有”是侵占罪最大的特點,也是與盜竊罪的本質區別。

    要正確認定侵占罪,還必須弄清如下幾個問題:

    一、如何界定人對物的持有支配關系

    侵占行為的成立以行為人合法持有(或至少沒有采用犯罪方法持有)他人財物為前提,行為人只有將自己合法持有或采取非犯罪方法而持有、支配的他人財物非法據為己有的,才可能構成侵占罪;倘若行為人將他人持有支配下的財物非法據為己有的,則應當根據其所采用的手段行為的特點,分別以搶劫、搶奪、詐騙或者盜竊罪定罪。根據刑法學的一般理論和司法實踐經驗,應從以下幾種情況掌握本人與他人持有控制的界限。

    1,認定人對物的持有支配關系,應該主觀與客觀相結合,人對物的持有支配關系不僅僅是一種客觀狀態,而且主觀上應具有持有、支配該物的意識。有學者認為,“犯罪嫌疑人劉某在乘坐出租車時,發現座位上有一錢包,自知是其他乘客失落的,卻偷偷裝入自己的口袋。下車后打開錢包,發現其中有1000美金和500元外匯券,便據為己有,后被查獲。劉某的行為應當認定盜竊罪” 理由在于:對于遺忘在汽車站、火車站、飯店、郵局等特定場所的財物具有雙重控制關系,一是財物所有人的控制;二是特定場所的有關人員的控制。即在財物所有人對財物暫時失去控制的情況下,特定場所的有關人員(如門衛、保安人員等)便是財物的新的持有、控制人。據這種理論,上述出租車中的錢包應推定為在車主的控制之下,劉某將司機控制之下的錢包秘密據為己有,就得定盜竊罪。筆者不同意這種觀點,因為在車主并沒有發現這位乘客遺忘的錢包的情況下,錢包雖被遺忘在車上,但車主對后座上的他人錢包沒有持有、支配意識,否則會把錢包從后座上拿起。劉某也是在看到遺忘的錢包后,以拾得心理將錢包據為己有的。如果把這種行為以盜竊罪,則在刑法理論上難于解決下列兩個問題:(1)乘客劉某主觀上是以拾得心理而非盜竊故意而控制他人財物,若以盜竊罪處以重刑,是違背刑法主客觀相統一原則的。(2)如果把從特定場所取走他人遺忘物的行為一概視為秘密竊取他人控制下的財物,從而論以盜竊罪,這就等于實際上廢除了刑法第270條第二款規定的侵占罪。一方面,如果物品遺失于難于憶起或找尋的其他公共空間的非特定場所,則會被作為不當得利行為處理。因為他人丟失的財物之所以能夠被認定為刑法上的遺忘物,就是因為該物品被遺置于特定場所,失主在較短時間內一般能回憶起被遺置物品的放置地點并恢復對物品的控制。如果離開了特定場所,而是將物品遺置于難于憶起或找尋困難的其他公共空間,該物品就應當被定義為遺失物。遺失物不屬于侵占罪的犯罪對象。侵占遺失物的行為應當作為不當得利處理,這已漸成學界共識。另一方面,物品遺失于特定場所,把特定場所的有關人員尚未意識到的他人遺忘物推定為已經歸其持有、控制,則必然將他人的侵占遺忘物行為認定為盜竊罪,這顯然是違背現行刑法規定和立法本意的。

    基于上述分析,筆者認為,一方面,在財物所有人暫時對自己的財物失控后,特定場所的主人或有關管理人員發現后,有權對該遺忘物實施控制(即保管義務),此時其他非財物所有人無權侵犯該重持有支配關系,否則,便以該侵犯行為的性質定盜竊、搶劫罪等。另一方面,對拾得者的行為,則應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的認定標準,在拾得者拿走特定場所的主人或有關管理人員沒有發現的遺忘物,應認定構成侵占罪。據此,舉例中的他人錢包,因出租車司機尚未發現它被遺忘在車的后座上,故對之不具有持有、控制意識,不應認定為已被車主控制。拾得者的侵吞行為不是盜竊,在符合侵占罪的其他要件的情況下,應依法認定構成侵占罪。

    2. 人對物的持有支配關系是相對復雜的,必須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還應結合社會生活的一般觀念來判斷,正確界定物的實際支配、控制者,只有這樣,才能把侵占罪與盜竊等罪真正區分開來。例如,在租車托運貨物的場合,個體承運人通常就是運輸托運階段的貨物的實際持有、控制人,如果其中途處分、竊取全部或部分貨物的,應當認定為侵占自己保管中的他人財物,屬于侵占性質,定侵占罪。倘若貨主跟車托運,貨主可以對個體承運人發號指令,并監督運輸托運的過程,貨物的實際持有、控制人就不再是承運人,而是貨主。如果承運人中途乘貨主疏忽之機將貨物轉運他處予以占有的,則應視為秘密竊取他人持有、控制下的公私財物,屬于盜竊性質,定盜竊罪??杉蹺锏某性巳瞬⒎潛厝皇粲諢蹺锏某鐘?、控制人,必須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還應結合社會生活的一般觀念來判斷。

    二,根據上述理論,具體到本案,筆者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侵占罪,因為犯罪嫌疑人張某趁打掃該辦公室衛生之機,將掉落在辦公室桌下的財物隱匿并非法據為己有,明顯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拾到他人的遺忘物拒不交還的行為,符合構成侵占罪的構成要件。這與第二種觀點所舉的例子“如不慎將錢包掉在自家的院子里,乙來竄門時發現地上有錢包,悄悄塞入自己的口袋,也不能視為侵占拾得物,而應當視為盜竊?!泵饗圓煌?,因為自家的院子與辦公室不同,自家院子是私人所有的空間,辦公室卻是相對于自家院子來說較為開放的場所,兩者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屋主可以對自家院子的財物行使完全的控制權,但是職工不可以對辦公室的財物行使完全的控制權,因此不能拿自家的院子情況適用于辦公室。本案張某所謂“撿拾”的存折屬于遺忘物,因為鄭某還記得自己的存折掉在何處,同時數額較大,張某拒不返還,故張某的行為構成侵占罪。

    編輯:王小路律師

    作者:楊斌

版權所有?2018-2998 湖北法之星律師事務所 地址:荊門市象山大道東方廣場A座15F

鄂公網安備42080202000190 ICP備案號:鄂ICP備17010251號 欢乐斗地主残局简单攻略支持:金鍵盤網絡公司